·新聞熱線:0577-68881655 ·通訊QQ群:214665498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當前位置: 您當前的位置 : 蒼南新聞網  ->  文藝副刊  ->  創作  -> 正文創作

魂斗罗归来代码刷枪:小滿·水車·枇杷

發布時間:2019年05月24日 來源:蒼南新聞網

手游魂斗罗归来贴吧 www.hjcea.icu   “夜鶯啼綠柳,皓月醒長空。最愛壟頭麥,迎風笑落紅?!斃÷苯?,漫步于田埂之上,笑看清風拂柳,麥穗搖曳,野花爛漫,別有一番初夏情致。而此時,江南是另一番忙碌又安靜的景象。小滿動三車:“水車、油車和絲車”,以前江南小滿節氣里特別忙碌的是“三車”。農民們便忙著踏水車,澆灌莊稼;

  收割下來的油菜籽,也等待著農人舂打;養蠶人家,忙著搖動絲車繅絲?!靶÷Ю?,蠶婦煮繭,治車繅絲,晝夜操作?!斃÷昂?,江南農歷四月,安靜的是花事,忙碌的是農事。而最忙碌的當是水車——在所有的糧食作物中,最高效能的是水稻,最難伺候的也是水稻。北方少有水稻,并不是不夠溫暖,而是沒有那么充沛的水可以灌溉。江南的小滿,滿的是水——江里,河里,湖里,田里,池塘里,滿盈盈的都是水,而雨還在時不時地下……江南富足的雨水,造就了不同的物種,不同的莊稼,和不同的農具。人力腳踏水車,上世紀八十年代前的農村人,童年時候應該有接觸過,在我的記憶深處,江南的腳踏水車是唯美的。美在它默默地堅守在這片古老的大地,美在它展現的先人們在征服自然過程中的非凡智慧,美在它在農耕時代中發揮的巨大作用,美在它給我們艱難苦澀的童年帶來快樂。

  水車是勞動的產物,車水是勞動的場面,用自己的雙腳踏出一片美好的生活是多么幸福。江南水鄉適合種水稻,水稻在生長時節是不能缺水的,用水車灌溉稻田,我們江南垟的方言叫“車水”。大水車架在田頭的河邊,一如一個面朝黃土頭頂藍天的老農,展現著他那剛毅偉岸的姿身。夏天車水是艱苦的,也是快樂的,太陽火辣辣地曬著,無遮無攔,只戴了草帽,站在大水車上緩緩地踩著踏板,看著大轉軸帶動水車龍骨,每個龍骨都帶有一塊車板,隨龍骨的轉動,水被隔在兩塊車板之間和水車車廂形成一個相對封閉的空間里,龍骨如履帶般在水車的箱體循環轉動,就這樣一箱一箱的水源源不斷地被從低處的河里運送到高處的稻田里,別有一番滋味。水車全由木材打造,轉軸直接放在木頭支柱上,轉起來的聲音很有規律不急不緩地響著;大水車靠腳力,站在架子上,雙手扶住上面的橫木,兩腳交替去踩下面的踏板,猶如悠閑的散步一般,別有一般情趣。那時,農忙時節,輕壯勞動力大多要去耘田,車水這活一般只讓老年人和小孩子去做。小時候,我由于怕水田里的水蛭,我最喜歡的勞動,就是去車水了。說去車水,不如說出玩水車了,水車車水一人踩太吃力,二人一起踩就顯得比較輕松了。車水是一件苦差事,夏風徐來,驕陽融融,很容易讓人昏昏欲睡,有時候踩著踩著太腳酸了,就可以偷懶,只出工不出力,甚至就扒在扶手上打一下盹。那時跟老人車水,我最幸福的是可以聽一些老人在水車上邊車水,邊給我們說書。村里有個我們叫“阿透伯”的老人,他最會說書,我最喜歡跟他一起車水,想想在青天碧野之中,享受著夏風清水,聽書中英雄人物的傳奇人生,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說書的內容大多是我薛氏歷代英雄人物的傳奇故事,有薛仁貴征東,三箭定天山;薛丁山征西,三請樊梨花;薛剛反唐,三拳打死太子等故事,聽得我如癡如醉。雖然那時我是一個農場野蠻生長起來的頑皮小孩,那時還遠遠沒有能真正感受到傳奇的力量和榜樣的能量,但薛仁貴的英武豪邁的氣概,薛丁山忠貞報國的情懷,薛剛不畏強暴的浩然正氣,也默默在我幼小的心靈潛藏滋生,給我以男人的偉岸,人格的挺拔,人性的光芒。比說書更有情調的是,“阿透伯”講到高興處,其間還會哼上幾句老調:“車水咯,賺錢哦,賺錢買枇杷,吃呀……”他那悠揚而又有點滄桑的聲音,回蕩在空曠的田野,縈繞在我的耳邊,至今仍穿透時空而來,溢滿幸福。

  小滿,紅了櫻桃,綠了芭蕉,盛夏未至,卻已有了濃蔭驕陽清風蟬鳴的景致。小巧玲瓏晶瑩剔透的櫻桃在上一個節氣匆匆紅過,此刻,絕大多數水果都還在積蓄著營養:梅子未黃,桃李未壯,芭蕉未熟。此時,江南本土的上市水果似乎還只有枇杷,這常綠樹的花曾寂寞地開在冬天,既不鮮艷,也無芬芳,直到此刻,青澀的果實才漸漸泛黃。

  每年,時至小滿,母親的小院,枇杷熟了。五月,小滿,淺夏過半,水車響了,枇杷熟了,時光甚好。小滿未滿,小得盈滿;人生最好,是小滿。(薛思雪)

Copyright2005 - 2012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